正在发生2020表圈10件大事

新的一年里会有很多不确定的事可能发生,大多数人都不会想到美、伊两国会用一场惊心动魄来开启世界人民的2020。

但也有很多事情已经确定好了,会按计划展开,随时间而来,关心钟表行业的我们,接下来一起了解将在2020年发生的10件行业大事。

传统SIHH和Basel World两大表展,会裂变为四场不同的活动,“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高级制表的风云角色又进入了各自为战的状态,以集团为主角,分别拉起大旗。

1月13日~15日,LVMH集团的钟表周率先在迪拜开幕,将往年这个时候聚焦于寒冷日内瓦的目光,引向了温暖的波斯湾海岸,尽管受到美伊风波影响,钟表周还是如期进行。

3月下旬,斯沃琪集团将在苏黎世举办离开Basel World之后的第二次独立表展,与去年参观旗下高级制表厂的安排不同,今年可能是六大高端品牌集中在一起的新品发布活动。

去年底,SIHH更名为WWG(Watches&Wonders Geneva),“钟表与奇迹”展,最早一次是2013年9月在香港举办,主要是SIHH参展品牌针对亚洲市场的一个活动,连续办了三年,中断两年后又在迈阿密举办了两届。

我们是这么理解的,在日内瓦办了三十年的SIHH,今后将成为WW活动的一个分站,与香港和迈阿密一样,未来也许还有变化,可能是减少举办次数或者更改形式,等等。比如前两届的迈阿密,参展品牌就与当年的SIHH有很大不同。

确定的是,此前SIHH组委会已经计划好接下来四年要与Basel World在时间上连续举办,以应对变局。2020年WWG时间是4月25日~29日,延续去年新引入的Live和Lab模块之外,亦将表展活动带出展馆,以“In The City”模块将表展拓延至日内瓦城中心去。另外,今年爱彼、里查德米尔、梵克雅宝、高珀富斯等品牌将不再参加。

WWG一结束,Basel World随即开幕,时间为4月30日~5月5日。2019是Basel World最艰难的一年,斯沃琪集团整体退出,昆仑等一众小品牌亦离开,原本热闹非凡的巴塞尔一号馆一楼展厅空旷了许多。

2020年Basel World仍旧步履维艰,主办方一边积极改变,一边与品牌沟通,结果似乎还算不错:艾美表回归,此前在展馆外办展的15个独立品牌加入组成The Watch Lounge,另外,珠宝参展商也增加了50%以上。

坏消息也有,年前日本精工集团和卡西欧先后宣布了退展,一号馆二楼又将空置不少。LVMH集团也只是确定2020年继续留在Basel World,未来仍存变数,今年迪拜钟表周之后,也许接下来会在纽约、新加坡、上海等地继续开展这样的区域性市场活动,说不定巴塞尔就不再去了。

F1赛事迎来70周年,这项最烧钱的体育运动有一众高级腕表品牌参与其中,里查德米尔、泰格豪雅、宇舶表、IWC万国表等品牌都有与车队以及赛车手建立合作伙伴关系。

虽然欧洲传统的大庆年份是四分之一世纪的倍数,但整数年也是可遇不可求的营销契机。F1新赛程仍是3月在澳大利亚启动,上海站的时间则是4月17日~4月19日。

IWC万国表刚发布了梅赛德斯-AMG马石油车队于2019年获第六次 F1 总冠军的纪念版腕表,采用了车队标志性的材料和颜色,非常诱人。而F1赛事70周年,各大品牌会有什么特别腕表呢,值得期待。

今年夏天,是足球迷的狂欢,四年一届的欧洲杯6月开赛。有趣的是,本届欧洲杯没有主办国,24支决赛圈球队将在不同国家的12座城市进行比赛,最后冠军将在英国伦敦决出。对很多足球迷来说,欧洲杯可能比世界杯更好看,更值得期待。

对于钟表行业来说,宇舶表最期待足球大赛了,自2004年起,这个今年刚满40岁的年轻高级制表品牌开始赞助足球赛事,如今既是世界杯也是欧洲杯官方计时,还是多家顶级联赛俱乐部的赞助商。

没有主办国的这届欧洲杯,对宇舶表倒是一个好消息,宇舶表计时牌这个夏天将在欧洲11个国家的球场被举起,迎来一次绝佳的市场传播契机。

按惯例,宇舶表应该会推出一款特别的产品来纪念这届欧洲杯,比如上届世界杯,宇舶表推出了一枚顺应时代潮流的世界杯特别版智能腕表。

宇舶表之外,其他与足球队合作或者与球星有合作的品牌也会抓住这一机会推出一些新品,比如宝齐莱就是瑞士国家队的合作伙伴。

欧洲杯结束后,便是第32届夏季奥运会,现代社会关注度最高的一项体育赛事,这将来到另个一钟表大品牌——欧米茄的主场。

欧米茄从1932年开始成为奥运会官方计时,届时东京奥运赛场上到处会出现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带有欧米茄标志的计时设备,这些高精密电子设备可都是欧米茄出品。

当然表迷们会更关注奥运会特别款腕表,其实欧米茄是一个产量很大的品牌,历来一项活动会有多款纪念表,而且时间战线拉得很长,早在两年前便已推出了一款东京奥运特别版的超霸腕表,去年更是在天猫限时线上店开启了北京冬奥会特别款的预定——一枚海马系列Aqua Terra “北京2022”限量版腕表。

待到奥运会临近,欧米茄应该还会有新作,不过这届在东京举办,日本欧米茄表迷可能兴趣更大一些。

按照计划,LVMH将在今年夏天完成对Tiffany的收购,届时将组建起一个全新的钟表珠宝部门,LVMH也将成为按销售额统计的世界第二大硬奢集团,这将给钟表市场带来什么改变?

至少,Tiffany腕表将迎来新的一轮复兴,数年前与斯沃琪不成功的合作将成为被遗忘的历史。Tiffany可是一个1870年代就在瑞士日内瓦开设过钟表厂的老玩家,讲起历史故事来可有的是资本。

再看看其他品牌落入老阿诺手中之后的产品多元化发展,我们对Tiffany的腕表充满期待。

2019年底,斯沃琪集团与瑞士竞争委员会COMCO又发生了一轮争吵,双方期待在今年夏天达成新协议,就ETA机芯对外供货问题达成一个新的解决方案。

无论是否达成,以及结果如何,今天市场大势是不会改变的,即大集团和大品牌一定会建立起自有机芯控制能力的,而且他们已经投入了很多年。

但第三方的基础机芯工厂仍是瑞士钟表行业发展的重要力量,小品牌以及新创品牌都需要“统芯”的支持。

色卡公司潘通说2020年的流行色是经典蓝色,这个判断在腕表界显得不太合适,就像它说2019年流行色是珊瑚橘一样不靠谱。

蓝色在腕表界已经流行了很多年,传统黑白配色之外,品牌们早已经把各种蓝色列为了常规配色款式,近几年在上位的是绿色,参与其中的品牌越来越多。

总体来看,高级制表们也是向着更多彩前进,过去几年,一些先锋品牌已经在尝试丰富的色彩,爱彼、宇舶表、雷达等,从表盘、表带再到表壳,推出了一系列可以组成彩虹的表款,并且很受年轻潮人追捧。

绿色之后,其他鲜艳色彩也会逐渐加入进来,红色、黄色、橙色等,当Z世代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奢侈品市场当中来,这个趋势将不可避免。

2020年没有Only Watch这个大IP,拍卖市场将回到“常规赛”,拍卖行们已经在联络各类藏家与炒家,准备2020年春拍以及秋拍的货品,一些重要的主题拍卖也在策划中。

苏富比去年策划的“时间杰作”最后两场拍卖,有宝玑大师的重要作品,有早年针对中国市场的古董,将在纽约和香港分别拍卖。具体会有哪些精彩的拍品,我们拭目以待。

中国香港很有可能在2020年失去瑞士钟表出口第一大市场的地位,美国将取而代之,而瑞表对中国内地的出口将获得更大增长。

从2019年8月以来,瑞表出口数据统计中,中国香港市场出现了大幅下滑,连月不止。截至11月份的2019年总量数据中,中国香港与美国的差距仅有2亿多瑞郎。

各大市场调研机构给出的判断是,中国香港消费市场一两年内很难有所恢复,瑞士对港出口数据可能会保持下跌直到某个稳定的区间。中国香港保持了十多年的第一位置将还于美国,甚至未来两三年内也会被内地市场超过。

刚开年,卡地亚宣布正式开出天猫旗舰店,消费者可以在上面购买珠宝、腕表以及配饰等全线产品。

卡地亚是奢侈品电商化的典型案列,2015年10月开出官网电商,接下来是官方微信公众号电商,以及现在第三方电商平台上的官方旗舰店,在过去5年时间里,卡地亚代表了奢侈品“从拒绝到全面拥抱”的态度转变。

在这5年里,萧邦、宝齐莱、亨利慕时在京东上开旗舰店,LVMH集团泰格豪雅和真力时在京东和天猫双开官方店,等等,一系列钟表品牌加入了第三方电商平台,电商已经成为了一条重要的渠道。

2019年,香奈儿开始在天猫上卖化妆品,欧米茄试水了天猫限时店,历峰旗下奢侈品电商平台NAP开出了天猫旗舰店,各大奢侈品集团都向第三方电商平台迈出更大一步。

特别是奢侈品电商NAP在天猫开店,这预示着历峰集团旗下硬奢珠宝腕表品牌们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很有可能像卡地亚这样,陆续登陆天猫。毕竟与NAP比起来,中国消费者们更熟悉江诗丹顿、IWC万国表和沛纳海们。

今天奢侈品牌们也早已认识到,电商与线下渠道并不是替代关系,而是从品牌形象塑造到产品销售等全方面的互补,重点是,如何通过这些多渠道更好地服务好客人,让客人更满意。